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两性战争得与失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两性战争得与失

--

  其实彭川卫并没有喝醉,他是装醉,他跟武斗唱的的双簧,目的是把花娟诓住,彭川卫躺在武斗的床上装醉,他在等人们离去,好抓住机会下手。
  彭川卫眯着眼睛,用眼睛的余光瞄着花娟,只见花娟脸色潮红的在房间里不安的走来走去,砰川卫更多的是看她的下身,她的下身很性感,也很风骚,一条蓝花白地的短裙,似乎裹挟不住她娇媚的身体。浑圆的丰满的富有弹性的屁股在她的短裙里,颤颤微微的卖弄风情,两条撩人的大腿,恰到好处的裸露出大腿根部,在他面前放肆的勾引着他,使他眼睛像钉子一样钉在她的身上。
  彭川卫目光在花娟的下身扫来塞去,花娟大腿上的穿着丝袜,丝袜是肉色的,质量跟好的那一种,由于丝袜的颜色跟她的大腿颜色差不多。所以冷丁的一搭眼看不出是丝袜还是大腿?但仔细观察,却发现着了丝袜的大腿刚加性感。
  彭川卫为了让花娟来到他是身边,便佯装的醉意朦胧的喊着要水,他看到花娟慌乱了起来,她又是找纸杯又是倒水的向他走来,彭川卫不敢把眼睛睁开,他怕花娟看到他正常而离他而去,所以他眼睛的乜斜着的看着花娟。
  这种姿势只能看到花娟的下手,她的脸他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她修长丰腴的大腿。这双美腿正在向他挺进,他的呼吸变的凝重了起来,似乎花娟在踩着他的心向他走来。花娟踩着轻盈的脚步袅袅婷婷的向他走来。
  “董事长给你水,”
  花娟坐在床边,彭川卫望着这肉欲滚滚的女人,心猿意马,血脉贲张,同时更主要的是花娟身上的香味清冽的刺激着他,因为花娟就挨着他坐着,所以她身上的馨香扑鼻而来。这种香味使彭川卫无比惬意。他伸手将花娟搂了过来,花娟没有防备,将手里的纸杯弄到地上,彭川卫腾的就趴在了花娟的身上。用他那臭烘烘的大嘴在她身上乱啃,使花娟一件恶心。
  彭川卫手脚并用。在花娟美好的身体上稀罕。
  彭川卫的手摸进了她的裙子,抚摸到她的丝袜上,丝袜绷在大腿上那种肉感使彭川卫非常美妙,他的心陡然愉悦起来。
  “你干啥,你松开我,”
  花娟在彭川卫身下扭着身子说。“你不能这样,你喝多了,撒酒风,你快起来。”
  彭川卫好不容易得带这块肥肉,他怎能轻易的罢手呢。他是手在花娟身体上肆虐的摸来摸去。使花娟难以护着,因为他的手在她身上声东袭击,循序渐进的抚摸。这使花娟非常头疼,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抵抗着。
  彭川卫的手一会儿停留在她那两座跑满的乳房上,一会儿停留的她那丰腴的大腿上,一会儿又向她那神秘的区域探去。只要不被花娟阻拦,他就在那停留抚弄,最后总是被花娟驱逐出境。
  彭川卫在花娟身上感受最多的就是她的体香,她身上的香气别具一格,不是那种用低廉香水喷出来的味道,而且一种天然的幽香,这种味道使彭川卫沉醉。
  “花娟。在聊天时候,你不是也渴望出轨吗?”
  彭川卫揉搓着戴饿乳罩的乳房,“我看到了你急切的心情。”
  “胡说。”
  花娟在他身下推着他,示意让他下去。“你咋信口开河啊你。你这个无耻的东西。”
  彭川卫感受到花娟的力量。他使劲的趴在她的身上,像一座山似的将她压住,使她很快就臣服于他,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她属实动弹不得。
  彭川卫发觉花娟不动的,便有点得意。他感到身下花娟软乎乎的身子。非常美妙。彭川卫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美女带给他的愉悦。
  彭川卫亲吻着花娟美丽的脸颊,尤其是她那猩红的嘴唇是那幺的迷人,打眼。当彭川卫将他那臭烘烘的嘴巴再次向花娟凑过来时,花娟别过头去,彭川卫紧追不舍。花娟的头在枕头上来回的扭动。躲着他的嘴巴,这更加激怒的彭川卫,彭川卫像个野兽一样在追逐着,彭川卫似乎吻年到她不罢休似的,强行的在她脸上啃了起来。
  花娟非常羞辱,在他的身下感受的更多的是压迫和侮辱。她在抗争,可是身体的力量局限着她,使她无能为力。
  花娟几乎放弃了抵抗。不是她不想抵抗,是她实在没有那份抵抗的能力了。
  彭川卫大举进攻。占领她的大好河山。
  彭川卫的手得寸进尺在她的裙子下抚摸了进来。他摸到她柔软的大腿,顺着大腿向上抚摸过去,摸向她的三角内裤,花娟虽然没有力气抵抗,但她对她敏感的区域进香保护的能力还是有的。她用双手使劲的捂住自己的下身,不让彭川卫侵犯,彭川卫的手摸到她的关键部位,却被她阻拦住了,随着彭川卫的抚摸,他的下身不知不觉的支棱起来了。这使彭川卫急需发泄。他粗暴着往下扒着花娟的裙子,花娟跟他撕扯着。“花娟,你咋这幺倔,顺了我不是很好,其实快乐是咱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