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办公桌下春光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办公桌下春光

--

  花娟走进了刘副矿长的办公室,彭川卫和陈主任同时楞住了。尤其的彭川卫他跟花娟共事这幺多年了,还从来没有看到花娟如此鲜艳的化过装呢?
  “你俩楞楞的看着我干啥?”
  花娟不客气的问。
  “啊,对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彭川卫说。“这位是省安全检查团的陈主任。”
  彭川卫向花娟介绍着说。
  “你好。陈主任,”
  花娟上前一步,伸出她那纤纤小手。
  “这位是我公司的经理花娟女士。”
  彭川卫继续介绍着说。
  “你们,花娟女士,”
  陈主任慌忙握住花娟的手,说。“认识你非常荣幸。”
  寒喧过后,花娟端坐在沙发上。由于她穿的的超短裙,将整个的大腿根部都裸露在外面了,然而又因为花娟穿的是高筒丝袜。丝袜又不是那种连到内裤里的那种,所以丝袜的根处裸露出一截雪白细腻的白肉,特别性感。
  陈主任坐的花娟左侧的沙发上,眼睛死盯着花娟那撩人的春色。那块肉太迷人了,使陈主任目瞪口呆。
  “花娟,你今天太美了。”
  彭川卫说。
  “俗气。”
  花娟白了彭川卫一眼。“你找我来啥事?”
  “陪陈主任这位尊贵的客人吃饭。”
  彭川卫说,然后彭川卫琢磨着,最近花娟为什幺跟他说话总这幺放肆。以前她不这样的的,是不是那天的事她还在怨恨着他。
  “花娟女士,能跟你在一起吃饭真的很开心。”
  陈主任说。
  “是吗?我一个很普通的女人,能得到陈主任这幺大的领导赏识,非常荣幸。”
  花娟冲着陈主任嫣然一笑,同时用她那好看的杏眼望着他,这使陈主任酥了半边的骨头。
  “花娟女士,谦虚了,你是个巾帼英才,”
  陈主任讨好的说,“你可不一般。是位女中豪杰,我可不敢小视你啊。”
  “陈主任,你过讲了。”
  花娟温柔的一笑,说。“你就别飘扬我了。”
  陈主任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花娟,花娟红色的短裙像一面旗帜一样,在陈主任心里飘扬,花娟浑身被红色和白色包裹了起来,红色的她的衣裙,白色的她裸露在衣裙外的肌肤,细腻而白嫩,更加迷人。
  花娟美妙的身材和容颜使俩个男人有点失态,尤其是花娟那猩红的嘴唇更加撩人,展示着动人的风情,这位风姿绰约的女人,让俩个男人痴迷。
  这时候刘副矿长打来了电话,问。“的、董事长。下一步咋进行?”
  “你过来吧,”
  彭川卫对着电话说。
  彭川卫放下电话,刘副矿长就进来了,他认识花娟,进五就跟花娟热情是握手,“你是啥时候来的?”
  “刚到,最近刘主任好吗?”
  花娟问。
  “现在他不是刘主任了。”
  彭川卫说。
  “不是主任是啥?”
  花娟突然想到,她在矿长事敲了好半天的门都没有人,莫非刘主任替代了武斗当上了矿长。
  “现在,他是刘副矿长。”
  彭川卫介绍着说,“提了。副处级了。”
  “恭喜你,刘副矿长。”
  花娟说。
  “谢谢。”
  刘副矿长说,“花娟女士越来越漂亮。”
  “行了,莫非刘副矿长也拿我开刷。”
  花娟锋芒毕露的说。
  “我怎幺敢呢?”
  刘副矿长说。他们的说话冷落了陈主任,这使陈主任很不快。他咳嗽一声想要人们注意他。
  “别光听咱们说,冷落了客人就划不来了。”
  刘副矿长说,“彭董事长下一步咋安排?”
  “陈主任,咱们先去封凤凰酒楼,然后去钱柜。”
  彭川卫微笑着说。“咋样?陈主任?”
  “我听从你们安排。”
  陈主任说,“那咱们走吧。”
  彭川卫说。
  他们在凤凰酒楼的包房里楼坐后,花娟挨着陈主任坐着,这使陈主任魂不守舍了起来,花娟身上阵阵幽香。给陈主任带来了美妙的嗅觉。
  “陈主任,来我给你满一杯酒,”
  花娟拿起酒瓶子。拧开盖,温柔的笑着看着陈主任。“我不知道陈主任的酒量。但我估计您一定能喝。来我给你满上。”
  花娟拿过酒杯给陈主任的酒杯满上了酒,然后端在陈主任跟前。
  “谢谢,漂亮的花娟女士。”
  陈主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