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贝弗丽的往事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贝弗丽的往事

--

  贝弗丽离开了大约有十分钟,我听到她的脚步声正回到楼上,我畏缩起来,不知道她要对我做什幺。

  她带来一瓶香槟酒,一只装满冰块的金属碗还有两个玻璃杯,

  “真是好东西!”她说,摇晃着酒瓶,

  “珀瑞戈恩的道姆酒,很好。”

  她倒了两杯,放在梳妆台上,抿了一小口,

  “噢,抱歉,你被绑着,是吗,这样……”

  她在我的头上倾斜酒杯,把香槟酒倒入我张开的口中,我还没准备好咽下去,甜甜的泡沫液体让我喘息着咳嗽起来。

  “怎幺那幺不小心阿?”她问道,

  “也许你喜欢这样。”

  她在我的大腿上翻转金属碗,用大量的冰水冲淋我疼痛的大腿根。

  我尖叫出来,我的声音撕心裂肺,我呼唤着她的每个我能在书本上找到的名字,我甚至还发明了一些,我好不吝惜的把世上最尊贵的称呼冠在她的头上,我栩栩如生的描述着我被放开以后,我会为她做的所有事情,我大声叫嚷着,滔滔不绝,贝弗丽只是坐在那里,吸吮着香槟酒,一丝满足的微笑浮现在她浓艳的嘴唇上。

  当我停止喊叫,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走进浴室里,回来时拿着一块毛巾,当她挨近我的大腿根的时候,我退缩着,可是她轻轻的揩去冰水,然后轻轻擦拭着我的睾丸。直到比较干燥了。

  “我需要看医生,你真的弄伤了我。”

  她转动着眼珠,

  “小笨蛋,不用担心,你不是第一个被我踢在裆部的男人。”

  “我她妈的相信这一点。”

  她继续擦干我颤动的腰腹,

  “人们常说:得到男人心的方法是通过他的裤裆。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要让男人在你的掌握之中,最好对他的睾丸下手。或者爱抚它……”

  她用她的指甲搔着我的睾丸,

  “或者捏碎它。”

  她轻轻捏了捏我。

  “这就是你为什幺要带手铐来吗?”

  “当我思考着如何复仇的时候我想到的。”

  我试图恳求她,

  “求求你,求求你,放我走吧。”

  她继续让她的手环绕着我的大腿根,轻轻玩弄着我软弱无力的阴茎。

  “不,我已经决定我要怎样对付你了。”

  “让我走吧。”

  “不。”

  她站起来给自己倒了半杯道姆酒,她又走进浴室里,我听到橱柜的门打开又关上,她在找什幺?剪刀?镊子?刮胡子刀?我的眼前出现一幅可怕的景象:贝弗丽正心满意足的折磨着我。

  当她回转卧室的时候,我的呼吸急促起来,但是她的手上没有拿着武器,她拿着一小瓶防晒油,那是同样一瓶,在这个初夏,里德夫人帮我手淫的时候,曾用来润滑我的鸡巴。

  我感觉我的鸡巴骤然抽动了一下,我如释重负的快要哭出来,贝弗丽爬上床,在我的大腿根之间忙活开来。

  “我想你有足够的时间恢复过来。”她说。

  “贝弗丽,求求你,别弄了……无论你要对我做什幺。让我走吧。”

  “就一分钟,怎幺样,如果你让我停下来的话,我就停下来。”

  她做作的假笑着。

  她把我的腿并起来,留出足够的空档让她摸到我的阴茎和睾丸,然后她坐下来,背对着我,屁股坐在我的骨盆上,她的体重固定住我的臀部,我可以从左面梳妆台的大镜子里面看到她,贝弗丽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一瞬间,她的眼神有些凄迷,又有几分惆怅。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镜中的贝弗丽和我印象中都不一样。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她说到。

  “从前有个女孩叫贝弗丽,在她年轻的时候,她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那人是她父亲的一个朋友。”

  她停顿了相当长的时间,拿起防晒油的瓶子挤出珍珠大小的几滴来在手上,

  “他的名字叫马克,最后的字母是C,而不是K,他英俊不凡,高大,一头黑发,宽阔的肩膀,茂密的胡须,真是十足的男人味。”

  贝弗丽撩起我勃起的生殖器,用防晒油涂抹着头部,我倒吸了一口气,贝弗丽用她的手指在我的龟头上慢慢的画着圆圈,甜美的感觉发射出颤抖一直传到我的脊椎,贝弗丽坐在我的身上,我根本无法移动我的臀部,这使得这快感更加剧烈和折磨人,我强迫自己扭过头对着枕头,竭力不发出呻吟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