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曾经被女同事打湿的男人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曾经被女同事打湿的男人

--

  花娟被男人顶在一颗大树上,男人从她后满将她的大腿分开,凶狠的进入她的身体。花娟感受到她的下身被猛烈的炮火袭击,使她有些招架不起。
  男人没完没了的做着,做了七八次,最后郯软在花娟的面前。花娟一身狼籍靠在树上,心中掠过一丝悲哀。
  “我该走了吧?”
  花娟小心翼翼的问。
  “等等。”
  男人面对着花娟,将他那蔫啦吧唧的劣根对着花娟。在她的脸庞晃了慌,“给我弄起来。就让你走,不然咱们就在这里过夜了。”
  花娟没有想到男人会有这个无耻的要求。这种要求使花娟感到恶心。
  “你咋这幺无耻。”
  花娟有些愤怒的说。
  男人莞尔一笑,将花娟的头向他那个地方按了下去。
  花娟的脸时不时的触到他那个地方,花娟十分恶心。但她又无能为力,因为他的力量使她屈服,就是不服也抗争不了他的劲道。她在他的控制下,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头。乖乖的臣服于他。
  男人被花娟弄了起来。他拽过花娟,又做了一次,虽然是强弩之末,但他也还是酣畅淋漓有声有色的做着。
  彭川卫跟阿香逛街被花娟撞上很憋屈。真是越怕啥越来啥,昨晚跟阿香在一起遇上了陶明,今天又遇上了花娟,真是外嘴子吹喇叭邪劲了。
  “你咋不高兴,心事忡忡的?”
  阿香坐在彭川卫的身边问。
  “没事。”
  彭川卫回过神来。将阿香搂在怀里。“明天你就去上班,我都安排好了,”
  “谢谢你,”
  阿香勾住彭川卫的脖子亲吻起来。“你真好。”
  吻着吻着彭川卫就冲动了起来,他将阿香按在沙发上,狠狠的做了一场,弄得阿香骨酥肉软的瘫在那里。
  早晨在彭川卫出门前,彭川卫对阿香说。“你在这儿等我的电话,我到单位跟总经理和经理商量一下,有结果你在过去。”
  “不麻,我现在就想跟你去。”
  阿香撒娇的说。“自己在这儿待着多没意思啊。”
  “宝贝。别闹,”
  彭川卫说。“我也想带你去,但这影响不好。”
  “我不怕。”
  阿香吊在彭川卫的脖子上。“我爱你。”
  “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
  彭川卫爱抚她,在她粉嘟嘟的妩媚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你放心,这个出纳非你莫属。”
  阿香经过彭川卫的安慰,稳定了下来。彭川卫跟阿香一阵缠绵之后走出了宾馆的房间,临走时他嘱咐阿香。“手机别关机。到时候有事找不到你。”
  “知道了。”
  阿香娇嗔的道。“早点的,”
  阿香眼睛里流露的是恋恋不舍的目光。唤起了彭川卫对阿香眷恋之情。
  彭川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就打电话把武斗叫来了。
  “大哥,你找我有事。”
  武斗进来后,一屁股就坐进了沙发里,一脸的谄笑。
  彭川卫给武斗扔过一支香烟,自己点燃一支,说,“我找到出纳了,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
  “是吗?现在想干这个工作的人很多。”
  武斗给彭川卫一个软钉子。“如果此人是大哥的人,我没说的,要是在人才市场找的,那就得经过好好斟酌了。”
  彭川卫碰了一个钉子。这是官场的规则。谁的眼睛也不揉沙子。把话都用暗示的方式说到明处。
  “是这样的,这个阿香是我的朋友。”
  彭川卫见武斗这幺精明,便不再隐瞒了。“我像把她安排到公司里来。”
  “小密?”
  武斗莞尔一笑。“行,只要是大哥的人,吱声好使。”
  “够哥们,”
  彭川卫说。
  其实彭川卫不跟武斗说,直接把阿香安排近来,也好使,但那样做就有点专横和不厚道了,因为彭川卫得考虑平衡,所以才找武斗和庞影,他下一个想找庞影说说自己这个决定。
  “大故,最近在那潇洒,总也见不到你。”
  武斗一边抽着香烟一别说。“想不想出去乐一乐。我请客。”
  “今天我有事,以后的吧。”
  彭川卫说。“你最近咋样?煤矿那边多加小心,现在矿难这幺多,如果出事就晚了。”
  “大哥,你放心,我搞煤矿多些年了,这点事我还不懂。”
  武斗很自信的说。
  “那就好,”
  彭川卫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那座煤矿,每次听到那那矿难,我都提心吊胆的。”